Skip navigation

一天兩攤,歲月啊 之DJ 是我同學

引用自音謀筆記 http://jeph.bluecircus.net/
作者: 羅悅全

@LLEN_BANNER.gifDJ @llen在首張專輯出版的十年後發表了第二張DJ Mix 專輯。他因為最早在台灣推廣瑞舞電音、辦了台灣第一場戶外免費舞會、第一個出個混音專輯、出版第一本電音書籍等等第一而被稱為「台灣電音教父」,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。昨天他在The Wall辦release party,邀我參加。

舞會裡人不算非常多,但氣氛很好,@llen的音樂也很棒,他跟上潮流,放棄黑膠,改使用Powerbook筆電和專業DJ 軟體 Final Scratch Scratch LIVE。他接曲子十分流暢,台灣DJ 少有人能及,不愧為「電音教父」。這晚我跳得很開心。

其實我和DJ @llen算老同學了,當年我們一群同學在輔大創辦搖滾音樂研究社,@llen是創社社員之一。當時他已在凌威開的搖滾樂吧Roxy作DJ。十六年前,電音的時代還沒來,他是個搖滾DJ,專放冷門的另類搖滾。

畢業後不久,我開始在破報之類的另類媒體不斷看到他的名號,發現他改走電子舞曲路線,有點驚訝。他在河堤邊辦的戶外免費舞會我雖去過,但那時不懂怎麼聽那麼高重覆性的techno舞曲,在場中晃了半小時就走了,完全不明白這種活動有什麼好玩。

後來重新和他搭上線是因為我們兩人都在為同一家出版社企劃新書:他的書是《電子舞曲聖經》,我的書是《秘密基地》。在《秘密基地》前言中有這麼一句

「音樂讓我們如此聽話,即使站過去一步、站過去兩步,我們都徘徊在台北音樂場景中,走過同樣的年代,營造共同的場景和記憶。」

畢業多年之後,我們又因為音樂碰在一起。

出書那年應該算@llen名聲走到頂峰之時。我想是他固執的態度,堅持獨立辦舞會,拒絕與潮流品味靠攏,二000年之後,我感覺他的音樂事業不太順遂,大型舞會DJ名單上都沒有他,而他自己辦的舞會老是聽說票房不佳。「電音教父」這個名號對市場沒什麼用處。

這讓我想到,他很像美國的瑞舞教父Frankie Bone,也是固執的 DJPLUR這個字據說是他先喊出來的。但Frankie Bone完全拒絕容易聽的電音舞曲,音樂風格一貫的硬派Techno,在現場聽他放音樂很過癮,我去過一次,是我聽過最棒的DJ之一。但他的混音專輯非常難聽。一樣的音樂在現場與在家聽感覺就是不同,但Frankie Bone就是不願為了市場改變風格,除了死忠的瑞舞客外,他的支持者不太多。

講回@llen。去年曾參加 @llen的一場舞會,在京華城樓頂的小舞廳。那晚的舞客不算少,但總覺得@llen的音樂少了一把勁,悶悶不樂的,聽起來熱鬧但像是強顏歡笑。DJ 自己的「氣」是會表現在音樂裡的。

去年起,@llen正式將事業重心轉往北京,聽說發展得不錯。昨晚@llen的音樂力道十足,接曲如行雲流水,充滿自信,感覺得出他的「氣」又回來了。我想他去北京發展是好事,小池子養不活大魚。

由衷祝福他在新領域開出另一片天。

回家的路上,突然想去Luxy看看。他們的電音廳要改裝,這晚是改裝前的舊廳告別舞會。Luxy三點以後可以免費入場,去瞧瞧也不錯。

j-six進了Luxy,台上的DJ 是 J-Six。J-Six領導的The Loop團隊現在無論名聲還是票房都如日中天,全台灣無人能及。這個團隊最早是在2nd Floor企劃舞會,後來2nd Floor搬到現在的Luxy。幾年下來,Luxy已是台灣電音的第一品牌,而The Loop企劃的舞會,包括幾場在世貿、南港 101 與墾丁的大型舞會,場場大爆滿,好像沒有失敗的例子。

J-Six也是舊識,以前叫 James。當年輔大搖滾音樂研社成立時,James同時申請成立普普音樂社,校方認為二者性質相同,沒有獲淮成立,不過我們因此而結識。隔年他又申請成立DJ 社,現在想來,十多年前在校園就想搞DJ 社其實滿前衛的。那時James在輔大旁的一家紅茶店「小茶僮」作音樂總監,他在店裡地下室開設了一個小小的DJ 室和舞池,邀請我擔任DJ,每週一晚,我放的都是前衛搖滾和後龐克。中間 James 曾教我如何作接歌對拍。舞池在設置的時候,桌子是我設計的,在學校附近的木材廠買來一堆木材,扛回紅茶店和 James及店長一同釘製桌子,上漆。桌子造型很粗糙,不過大家很滿意。

畢業後我們就沒有再碰過面。前幾年才知道台北最成功的DJ 團隊是他帶領的。有時候在Luxy看到他在台上,本想等他下台打招呼,但一直沒機會。昨晚因為他是最後一個DJ,燈亮起,我上前自我介紹,他還記得我。

十多年沒見了呢。

十多年前的兩個DJ 朋友,相同的事業,走出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。凌晨回家,陽光正要探出頭,有些昏暗有些亮,我憶起許多住事。

 

J-SIX:

是的!  筆者羅悅全的出現著實嚇我一大跳, 從輔大畢業後大家已各奔前程, 雖然時間跟距離區隔了我們, 不過想一想, 其實還是共同耕耘同一塊園地, 希望未來大家都有豐收的成果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